七层楼酒店于1953年落成,在那个年代,酒店周围是鳞次栉比的两层楼店屋,当年美芝路文雅大厦(The Plaza)、新门广场(The Gateway)、鸿福中心(The Concourse)、新达城(Suntec City)和美年城(Millenia Walk)等高楼还未出现,这座酒店建筑在整体环境中显得非常突兀,老远就能看到它,也因为这样,它自然成为小坡的路标。站在酒店高楼,美芝路方向的海景进入眼帘。

在50年代开业的酒店已走进历史。摄于2007年7月4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酒店的螺旋梯级。摄于2002年10月24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酒店老旧的电梯。摄于2008年7月2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酒店的接待大厅。摄于2008年6月26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
位于梧槽路(Rochor Road)的七层楼酒店(原名7th Storey Hotel,1996年业主黄添寿孙子黄子勇接手后将它改为The New 7th Storey Hotel,中文名字不变)在2008年宣布结束营业并在2009年被夷为平地,但我对这家已经消失的酒店记忆犹新。

当年梧槽最高建筑

90年代出来社会工作,最喜欢与友人和同事相约到“七层楼”的“海南小厨”吃炭香火锅,尤其喜欢坐在酒店后方的户外空间,享受夜晚的凉风习习。除了充满六七十年代简单的建筑设计外观,这里的螺旋梯也是那个年代的典型结构,这家酒店还有一座人工操作的老式电梯,整体来说有一种古朴的味道。
七层楼酒店虽称为七层楼,但它其实有9层楼高,当初业主黄添寿原是要建7层楼高的酒店,后来知道小坡的建筑物最高可以建到 9层楼的时候,就改变初衷把建筑物建成9层。
七层楼酒店于1953年落成,在那个年代,酒店周围是鳞次栉比的两层楼店屋,当年美芝路文雅大厦(The Plaza)、新门广场(The Gateway)、鸿福中心(The Concourse)、新达城(Suntec City)和美年城(Millenia Walk)等高楼还未出现,这座酒店建筑在整体环境中显得非常突兀,老远就能看到它,也因为这样,它自然成为小坡的路标。站在酒店高楼,美芝路方向的海景进入眼帘。

很多名人出席酒店开幕礼,左3为林文庆与夫人。摄于1953年4月26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为南大筹款的宴会。左2为陈六使。摄于1953年7月28日。(图片:SPH Media)

潘秀琼曾在这里驻唱

酒店在刚开业的时候,聘请一位洋女人当经理,因为在开始的时候,七层楼酒店房客除印尼商人外,大多数是英军和澳大利亚兵士。这些士兵通常是在入营报到前,或回国前到这家酒店暂住一两天。英军走后,该酒店房客则多数是来自印度尼西亚、印度或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商人,也有部分欧洲游客。
七层楼酒店在开业的时候共有38个房间,有自用厕所与浴室的收费20元(1997年为75元),没有厕所和浴室的收费12.50元(1997年为59元)。酒店内有中西餐馆、酒吧和夜总会,一个宴会厅和一个天台花园,每逢周末,天台花园就变成舞池,这样的设施在当年可说规模不小。
中西餐馆、酒吧和夜总会设在酒店7楼,可以摆放20张小桌子或十多张大桌子。除了一般饮食,星期天还卖点心,顾客除了本地人也有不少洋人。在这个地方用餐非常惬意,可以边吃边欣赏海景,非常浪漫。
50年代酒楼餐馆都流行聘请歌星驻唱和乐队助阵,七层楼酒店也不例外。本地著名低音歌后潘秀琼也曾在那里驻唱好几年,酒店还一度请来阿根廷歌舞团表演助兴。据知当年潘秀琼在酒店驻唱的时候,曾经“给过客人一巴掌”。当时,有一名老板级的客人请她唱完后下台坐,不料他讲话讲到一半,突然要亲潘秀琼的脸,潘秀琼当场吓了一大跳,很自然的就往他脸上给了一巴掌,她后期在受访时还说还记得那巴掌还打得相当响亮。原本潘秀琼以为会因此丢了工作,幸好酒店老板器重潘秀琼,让她继续驻唱好多年。
酒店的夜总会是年轻人流连的场所,那时每逢周末天台花园都变成舞池。因为时代的进步,有越来越多新的娱乐场所出现,光顾这里的夜总会的人数逐年减少,夜总会大约在1980年停业,而餐馆也在1995年收盘。

动荡年代的角色

50年代是新加坡民情激荡的年代,七层楼酒店也因此留下一些历史的烙印。1953年全新华人掀起筹建南大的热潮。以陈六使为首的华人商界人士,在七层楼酒店筵开20多席,把在筵席上所筹得的义款充作南大建校基金。1956年新加坡的工人和学生反对政府封闭中学联,逮捕工人及学生领袖,结果导致骚动,政府为控制局势实施全岛性戒严令。那时七层楼酒店住了不少英军,政府为了英军的安全,曾派军队在酒店外站岗。酒店员工一律不得离开酒店,其他时间必须持特别准证才可进出酒店,局势一时非常紧张。
完成了历史使命之后,七层楼酒店终于面对淘汰的厄运。2008年6月,政府宣布征用该酒店地段,以腾出空间建造滨海市区线的武吉士(Bugis)地铁转换站,并为未来整个地段的重新发展铺路。酒店于2008年10月31日结束营业,并于隔年的3月完全被拆除。酒店所在地段和邻近位于桥北路、陈桂兰街(Tan Quee Lan Street )、美芝路、梧槽路的国有土地后来结合起来,重新发展在2022年建成成综合性的项目国浩时代城(Guoco Midtown),该综合发展项目包括办公楼、零售空间,以及豪华公寓。

资料来源:《七层楼酒店沧桑 / 留下时代演变痕迹》,《联合早报》,刊登日期:1997年2月2日,作者:莫美颜。

Text / Glenn Low 刘汶錝

注:刊登在第954期《优1周》,2024年3月16日出版。